專欄丨追尋生命的意義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曾旻 日期: 2019-09-14

在現今的抑郁癥治療里,我們能夠看到,很多方案都會建議患者去拾起過去的興趣愛好,讓自己重新進入尋找生命意義的過程。

多抑郁癥和生命意義的缺失有關。

意義感是一個終極議題,在存在主義心理治療中,人們之所以患病,是由于感到焦慮,而人類的核心焦慮離不開四種終極議題。其中,非常重要的一項終極議題則是,人生并無既定存在的意義。

生活不像電視劇,有既定的劇本,每個沉浸其中的觀眾,都會朝一個既定的方向期待劇情的發展;劇情最終也會走到終點,以喜劇或悲劇的形式畫上句號。可是生命的終點是死亡,除此之外都是過程,這過程中的每一步,都很難說是喜是悲,也很難說完成了什么既定的宏大目標。

生活也不像游戲,有一個既定的游戲任務,我們朝那個任務一步步前進,每一步都可以獲得及時反饋——這個操作是對是錯,游戲中的進度條立馬可以顯示出來,最終是成功還是失敗,也能夠一目了然。但是生活中的任務卻往往沒有那么既定,一個人在某個階段感覺到的責任和目標,也是在特定情境中,自己或環境賦予的價值。

所以,人生并無既定存在的意義,但人生可以是一個追求意義的過程,這個過程是有意義的。

有些人在尋找意義的過程中,走得太快,最終困在“前無古人、后無來者”的哲學議題上,于是陷入抑郁。但更多人,是在這個過程中,受到太多阻礙,每一條路都被堵住了,于是停在原地,任世俗目標裹挾著往前。

最典型的例子便是教育。青春期抑郁的情況越來越頻發,一方面有其生理原因——處于激素分泌比較活躍的時期,青少年有情緒兩極化的特點;但另一方面,社會文化對青少年的“既定目標”有近乎瘋狂的限制,考取功名利祿成為了當代青少年的唯一追求。

在高校中,有些大學生抵觸學習,對生活的興趣全面減退,最終陷入抑郁的情緒里。當他們走進心理咨詢室,向咨詢師談起自己的感受,以及這些痛苦感受的來源時,常常回顧到自己過去學業生涯中的痛苦經歷。

人們在年幼時,對世界是充滿好奇的。天真的孩子會問,“天上的星星為什么一閃一閃?”單純的兒童會納悶:自己是從哪里來的?這些問題的根本都和人類尚未解決的未來議題有聯系,但卻和那個時期孩子們面臨的學業問題沒有直接聯系。于是,在有些教育環境里,父母和老師便忽視、甚至打壓了這些好奇心。

孩子們追求意義、探尋真相的興趣和勇氣,便一點點地被消磨殆盡了。他們慢慢變得不敢表達自己的探索欲,只能裝出一副追求既定學業目標、滿足考試成績要求的樣子。

原本學習和探索并不矛盾,但在某些時候,被焦慮的家長或KPI考核嚴格的學校,給人為對立起來了。

功名利祿固然重要,但若把人生當作追求既定目標的工具,那些名利便失去了本來的意義。啟蒙思想家康德曾說“人非工具”,所以若一個目標不能帶給人體驗上的長久幸福,目標本身就是沒有價值的。就如人生的終點是沒意義的,摸索的過程才是核心。

所以,在現今的抑郁癥治療里,我們能夠看到,很多方案都會建議患者去拾起過去的興趣愛好,讓自己重新進入尋找生命意義的過程。

網友評論

用戶名:
你的評論: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37期 總第615期
出版時間:2019年12月05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權所有
粵ICP備10217043號
地址: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中289號南方報業傳媒集團南方人物周刊雜志社
聯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體部
排列三最近1000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