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者丨班贊 一輩子“生活”在舞臺上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趙蕾 日期: 2019-09-26

戲劇即是他的家鄉,是來處,也是歸處

文? 趙蕾

編輯 楊靜茹? [email protected]

?

說起北京人藝劇院,挑起經典劇作大梁的是以濮存昕、宋丹丹、馮遠征為代表的老一代話劇演員,班贊等新一批年輕骨干正處在新舊演員交接與傳承的關鍵節點。而作為導演的班贊,2015年起,陸續執導了多部小劇場喜劇,其荒誕現實主義的風格初具雛形。可以說,創作欲旺盛的班贊正迎來自己職業生涯的爆發期。

8月30日晚,北京人藝的話劇《玩家》迎來第四年的演出,四天后的凌晨,在《玩家》中飾魏有亮一角的話劇演員、導演班贊突發心臟病去世,享年41歲。

班贊從小就展現出獨特的表演才能和模仿天賦,他學孫悟空抓耳撓腮的動作總能把同學們逗樂,讀書期間一直享受單獨坐在第一排聽課的特殊待遇。初中他考入部隊文工團,很快被調到北京學習進修。與大部分演員不同,班贊第一次登臺就很松弛,他享受故事里不同人物的經歷和感受,從此著了魔,不愿再離開舞臺。

他對舞臺有超乎尋常的執念:花四年考取中央戲劇學院表演系,交最多的表演作業,四處求角色因而成了班里登臺次數最多的學生。這個習慣一直保持到進了北京人藝,沒多少戲份和臺詞的角色他接了無數個;后臺大大小小的化妝間,從西邊最頂頭的主演室到最東邊的普通演員間,他都用過。

“我就是愿意上臺,舞臺上的規矩、創作方法、怎么跟觀眾交流,都是從小角色一步步打磨來的,大角色沒給你,小角色你還不愿演,那是沒本事。”舞臺成了班贊偷師的寶地。他觀察著人藝的老戲骨朱旭、藍天野、濮存昕等人在臺上的神態、氣韻、語言風格、形體動作,下了臺一個人反復琢磨練習。

出生于河南的班贊,1米8的個頭,粗眉、圓臉,下巴上的胡子肆意扎著,一副普通的憨厚長相。得益于此,他換身衣服補個妝,便能輕易躲在角色里,難以辨認。有次因為穿著保安戲服去人藝的醫務室看病,他還被誤攔下來。

等到主演話劇《小鎮畸人》時,他模仿濮存晰那種“心中千軍萬馬卻娓娓道來”的表達方式,來處理這個外來民俗家卷入陌生小鎮權勢紛爭的故事,用克制、詼諧的姿態訴說了小鎮居民怪誕和冷漠言行背后的前世因果,將戲劇后現代主義的風格貫徹得淋漓盡致,也開拓、更新了自己諧趣的表演形態。

但班贊的野心不止于此,他更享受在舞臺上排戲的創作樂趣。2016年,他在小劇場里獨辟蹊徑,改編并執導了《丁西林民國喜劇三則》。這部戲以恬淡含蓄、風趣幽默的方式呈現了上世紀20年代人們的愛情觀及婚姻觀。

班贊巧妙地處理了三則愛情短篇,再次以娓娓道來的節奏把控丁西林流暢且緩慢的英式幽默,留下細細咂摸的時間;同時,在減少空間結構變化、壓低換景次數的前提下,迅速切換故事場景,保證了折子戲的奇佳效果。該作品當年演出近60場,成為北京人藝實施制作人制以來票房平均值最高的戲,也確立了班贊在人藝小劇場的導演地位。

他還喜歡契訶夫。導演《一些契訶夫的小戲》時,為了深度還原契訶夫,他找到了民國時期魯迅先生的譯本。班贊用四個獨幕喜劇再現了契訶夫筆下婚姻生活的不堪和矛盾性。像契訶夫那樣,在瑣碎、庸俗的日常中挖掘人性的高貴、趣味,正是班贊的志趣所在。

班贊曾在導演創作談中說,自己是一輩子生活在舞臺上的人,而戲劇即是他的家鄉,是來處,也是歸處。2019年6月,班贊改編執導的《老式喜劇》首次登臺,令人遺憾的是,該劇僅上演一輪,就成為了班贊的舞臺遺作。

網友評論

用戶名:
你的評論: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37期 總第615期
出版時間:2019年12月05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權所有
粵ICP備10217043號
地址: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中289號南方報業傳媒集團南方人物周刊雜志社
聯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體部
排列三最近1000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