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丨75歲的任正非 不退,我現在還才思泉涌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李暢 日期: 2019-09-26

“只有時時警醒我們自己,我們才能進步,才能延遲或避免衰退和倒閉的到來”

特約撰稿? 李暢

編輯? 孫凌宇? [email protected]

頭圖:2019年5月24日,廣東深圳,任正非在華為公司總部

?

9月10日,華為創始人兼CEO任正非在接受英國《經濟學人》雜志采訪時被問道:“您會不會考慮早一點退休?”任正非回答說:“我會在我思維跟不上的時候退休的,我現在還是才思泉涌的狀態,再待幾天吧!”

任正非還放話,有意向西方公司出售華為的5G技術,目的是制造一個能在5G上與華為競爭的對手。

5G作為下一代的極速移動通信網絡,是人們渴望已久的技術。雖然遭到了美國為首的少數西方國家的“抹黑”,華為卻向西方伸出了橄欖枝,原意提供這種技術。盡管5G被視作華為未來收入增長的核心,但華為已經準備好和西方分享。任正非表示,“我們希望世界是平衡的,大家利益均享是有利于華為生存的。”

在任正非看來,一家中國公司將為全球大部分5G網絡提供設備,這種前景令許多西方人感到擔憂,這樣的舉措將有助于營造公平的競爭環境。

“對5G的選擇應該從有利于國家發展的角度,而不是政治角度。”任正非認為,“5G是一個高速度、高帶寬、低時延的信息聯接技術,代表了信息社會的速度,誰掌握了速度,誰就會快速前進。”

任正非表示,向西方轉讓5G技術的收入,將使華為“向前取得更大的進步”。《經濟學人》評論說,任正非的姿態,可以讓那些懷疑華為技術的人相信,該公司的商業意圖是務實的。

1978年3月,任正非曾在現場聽到鄧小平的一場著名演講,鄧小平談到中國科技時表示,應該讓科學家專注于科學研究。

在以往為數不多的采訪資料中,任正非臉上總是掛著溫和的笑意,無論是談及輝煌還是困難,他都寵辱不驚,就像一個大風大浪中臨危不亂的舵手。

現在的任正非風采卓越,背后卻是鮮有人知的辛酸。不僅遭受了戰亂、饑荒的磨難和部隊的洗禮,還經歷了經商被騙、創辦華為的艱難。

任正非出生在貴州偏遠山區,是在極度貧寒中長大的。1963年,在饑餓威脅中的任正非終于考上了大學。大學畢業后,勤奮好學的任正非應征入伍,成為了部隊的一名技術兵。即便在動蕩中,他也堅持刻苦學習,在部隊里有多項技術發明創造,兩次填補國家空白,得到了領導和戰友的一致認可。

但是,由于父親的“政治原因”, 任正非只得到了“學習毛澤東著作標兵”的口頭稱贊,而沒有其他任何榮譽。對此,任正非說,“我習慣了不得獎的平靜生活,這也培養了我今天不爭榮譽的心理素質。”

1982年,任正非轉業到了南海石油集團下屬的電子公司任經理。他一門心思撲在工作上,可天有不測風云。一次意外的經濟往來,讓沒有理財經驗的任正非,被一家貿易公司騙走了200萬元。不久后,妻子與他離婚,家庭解體。那時的任正非上有年邁雙親要贍養,下有一兒一女要撫養,還要兼顧6個弟妹的生活。43歲的他遭遇著一場巨大的中年危機。但這也沒有打垮任正非。

1987年,任正非籌到了21000元,創立了一家叫華為的公司。面對著諸多國內同行的競爭,還被思科、愛立信、諾基亞、摩托羅拉、西門子等國際巨頭圍困,他清晰地意識到,此時此刻的華為,最重要的是“活下去”。

他熟讀毛澤東的軍事思想,運用了“農村包圍城市,逐步占領城市”的市場策略,將華為的業務從農村拓展到城市,從新興國家延伸至發達國家,迅速擴張。但之后的發展也沒有一帆風順。

2002年,任正非發表了一篇題為《華為的冬天》的內部文章,后來他也多次提及2002年前后的經歷:“2002年,公司差點崩潰了。IT泡沫的破滅,公司內外矛盾的交集,我卻無能為力控制這個公司,有半年時間都是噩夢,夢醒時常常哭。”

把時間線拉回到1993年,畢業于華中理工大學少年班的李一男當時加入華為。這位青年才俊在公司表現出眾,他的技術天賦得到任正非的青睞,加入華為僅僅半個月,就被提拔為主任工程師,到第四年,李一男就晉升為常務副總裁。

任正非更是直接稱呼李一男為“干兒子”,華為上下一度覺得李一男將來很可能成為華為的接班人。可是劇情卻在2000年出現了轉折。?

華為當時鼓勵員工內部創業,走出去成為華為數據的產品代理商。李一男作為其中一員,帶著華為價值一千多萬的設備從深圳去北京創建了“港灣網絡公司”,港灣網絡的銷售額很快突破了一個億。

可是,李一男不只有能力,更有野心。他不再滿足于做一個分銷商,直接自立門戶,成為了華為的競爭對手。同時帶走的,還有一百多名華為核心骨干。一時間,華為內憂外患,元氣大傷,業績一落千丈,熬到2002年,甚至出現了負增長。

 任正非展示跟女兒孟晚舟的合影

屋漏偏逢連夜雨,在任正非為華為的前途走向憂心忡忡、傾力挽救之際,卻傳來母親慘遭車禍的消息。至親的驟然離世,給本來已經身心俱疲的任正非又一記暴擊。?

2001年1月8日,任正非正在伊朗做訪問。幾天前他剛剛答應母親,這個春節要在家里多陪陪她。他在10點接到噩耗,但伊朗的通信太差,令他心急火燎。他立馬往回趕,可是飛機要多次中轉才能回去,在巴林轉機呆了6個半小時,又遇到巴林雷雨,飛機延誤兩個小時,到曼谷時又晚了十分鐘,沒有及時趕上回昆明的飛機,直到深夜才趕到昆明。?

趕到醫院時,母親已經不行了,他匆匆地看了母親最后一眼,她便溘然長逝。此后他無數次地自責,“如果我在8號上午給她打了那個本來想打的電話,拖延她一兩分鐘出門,也許就躲過了這場災難。”?

那種悔恨一直折磨著任正非,加上愛將背叛、公司危難,種種苦痛像一座座大山向他壓來,壓得這個外人眼中的鋼鐵強人也透不過氣來。終于,內疾爆發,他患上了嚴重的抑郁癥,深陷焦慮與痛苦之中。期間,還得了癌癥而兩度動刀。?

但是,任正非沒有一蹶不振,最終都咬牙堅持過來了。

任正非在痛苦中領悟到了一點:艱苦奮斗。面對身體疾病,任正非積極就醫,他說任何人都應該直面抑郁。?

任正非披荊斬棘,和華為一起從絕境中重生,漸入佳境。時至今日,華為在這位老人的帶領下,踐行著為人稱道的“狼文化”,在世界技術創新大戰中殺出一條血路。

這位75歲的老人仍然每天工作16個小時以上。他說,“我們所處的行業方向選擇太多而且還處在巨大變化之中,我們一直存在生存危機也一直生存在危機中,華為的衰退和倒閉一定會到來,而只有時時警醒我們自己,我們才能進步,才能延遲或避免衰退和倒閉的到來。”

網友評論

用戶名:
你的評論: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37期 總第615期
出版時間:2019年12月05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權所有
粵ICP備10217043號
地址: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中289號南方報業傳媒集團南方人物周刊雜志社
聯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體部
排列三最近1000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