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孔丨“通烏門”會傷害到誰?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趙靈敏 日期: 2019-10-10

民主黨想把焦點放在特朗普的問題上,但這個過程必定會涉及拜登

繼“通俄門”之后,近期美國政壇又爆發了“通烏門”,有情報界人士檢舉總統特朗普在與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電話通話時,以軍事援助為籌碼施壓對方調查前副總統、民主黨總統競選人拜登及其兒子。美國輿論大嘩,國會民主黨人指責特朗普濫用職權尋求外國勢力干預美國總統選舉以達連任目的,開始正式啟動針對特朗普的彈劾調查。

按照美國憲法,要成功彈劾總統需要5個步驟,前4個在眾議院,最后一個在參議院。目前,民主黨在眾議院占了多數,走完前4步沒什么問題,但在至關重要的最后一個參議院環節,目前共和黨以53票對45票占據參議院多數席位,而通過彈劾需要2/3的參議員投贊成票,即67票,這意味著在民主黨參議員和兩名獨立人士全部同意彈劾的情況下,仍需爭取20個共和黨參議員的支持。在美國高度對立的政治氛圍下,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民主黨高層對此前景肯定心知肚明,但仍然堅持要走彈劾這條路,一方面是因為特朗普的行徑確實惡劣,必須有所行動;另一方面是利用彈劾帶來的傳喚、搜證等便利條件,盡可能挖特朗普的黑材料,如果能逼出猛料,共和黨就可能發生分化。

但在這個過程中,民主黨如果逼得太緊,民意還可能產生反彈,在同情心的作用下,特朗普沒準能大勝。因此,他采取拖延戰術,以時間不夠為借口,遲遲不提交相關文件;同時派出女兒等親信頻繁接受采訪,不直接回應彈劾,而是反復強調特朗普一直殫精竭慮,忙著兌現對選民的承諾,以塑造摒棄黨爭、一心為民的公仆形象。

應該說,這些策略是奏效的,特朗普的支持率再次出現了回升的勢頭。如果策略運用得當加上運氣好的話,特朗普通過彈劾實現反轉不是不可能的。但有人是結結實實地被彈劾傷到了,那就是拜登。民主黨發動彈劾差不多意味著,拜登的總統之路已經走到了頭。

拜登1942年出生于美國特拉華州一個中產家庭,1972年被選入參議院,連任到2008年,2008年到2016年擔任美國副總統。拜登參加了2020年美國大選民主黨提名人的角逐,在二十多個參與者中,此前他的支持度一直領先,被認為是最有可能代表民主黨在明年挑戰特朗普的人,而由于民主黨發起的彈劾,在指責特朗普的同時,也揭開了拜登父子在烏克蘭的利益版圖,拜登成了彈劾事件首當其沖、確定無疑的受害者。

事情和烏克蘭的一家天然氣公司布瑞斯瑪(Burisma)有關,這家公司的老板茲洛切夫斯基曾經在亞努科維奇當政時期擔任生態和自然資源部長,亞努科維奇于2014年2月下臺之后,西方政府開始了一場對烏克蘭貪腐贓款外逃的追蹤行動,茲洛切夫斯基被認為和一筆存在倫敦銀行、數額為2300萬美元的款項有關。在英國欺詐重案辦公室(SFO)的要求下,烏克蘭開始調查這樁涉嫌盜用公款的洗錢案。

就在這當口,茲洛切夫斯基為公司董事會引入了幾位有國際影響力的外籍人士,其中就包括波蘭前總統克瓦希涅夫斯基和拜登的兒子亨特·拜登,后者每月的薪水是5萬美元,在董事會一直待到了2019年4月。在這期間,負責調查茲洛切夫斯基案的烏克蘭總檢察長維克多·紹金被免職,茲洛切夫斯基則安然無恙,逃脫了法網。

幾年后,拜登在美國對外關系委員會的一場活動上公開承認,自己2015年底曾以10億美元援助資金“卡脖子”,要求烏克蘭政府立即解雇紹金,理由是涉嫌貪腐。

在這種情況下,拜登的一切辯解似乎都顯得軟弱無力,民主黨想把焦點放在特朗普的問題上,但這個過程必定會涉及拜登,烏克蘭總檢察長已經表示,亨特等人與布瑞斯瑪天然氣公司可能牽涉約15起刑事案件,拜登和兒子未來會遭遇什么,實難預料。這一波操作表明,民主黨已經放棄了拜登,讓他自生自滅,伊麗莎白·沃倫代表民主黨出戰2020的態勢,已經呼之欲出。

網友評論

用戶名:
你的評論: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37期 總第615期
出版時間:2019年12月05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權所有
粵ICP備10217043號
地址: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中289號南方報業傳媒集團南方人物周刊雜志社
聯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體部
排列三最近1000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