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丨美國海軍陸戰隊從進攻到防守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朱江明 日期: 2019-10-10

不可否認的是,搭載NSM導彈的LCS其實并不是進攻方案,而是一個分散火力戰術的防御性方案

近日,美國海軍官方發布消息稱,布里埃爾·吉福德號瀕海戰斗艦(LCS)在參加海上演習期間,成功展示了發射海軍打擊導彈(NSM)的能力。就在不久前,這款導彈還被美國海軍陸戰隊選中作為陸基反艦導彈使用。美國海軍陸戰隊司令官Robert Neller認為,“陸戰隊是海軍戰役中的力量,要做到這一點,就需要裝備能夠攻擊敵方水面平臺的陸基導彈。”

去年美國陸軍就已經開始測試陸地版NSM導彈,并且成功在2018年的環太平洋軍演中從陸地擊沉了一艘海上靶艦。歷史上,美國陸軍和陸戰隊從未裝備從陸上發射的反艦導彈,而現在他們卻在積極準備攻擊海上艦艇,而NSM也很可能成為美國四大軍種共同裝備的唯一一款導彈。那么這款導彈為何如此受歡迎,陸戰隊和陸軍裝備這款導彈的戰略意義又是什么?

NSM的全稱為Naval Strike Missile(海上打擊導彈),由挪威KAD公司研發制造,早在被五角大樓選中之前就已經裝備了挪威、波蘭海軍。NSM導彈的最大特色是輕便、隱形、射程遠,這款導彈發射重量僅為410公斤,戰斗部125公斤,射程185公里。俄羅斯與之類似的天王星反艦導彈重量則達485公斤,而射程僅為130公里;中國裝備的鷹擊83系列導彈也是同級別武器,射程接近,重量卻高達600公斤以上。盡管射程并未超過200公里,卻比大部分同級別的導彈射程遠。

由于采取多種制導模式,NSM還能自主掃描識別和區分海上或沿海目標,即便在發射前,設定的攻擊目標丟失或者已經被擊沉,這款導彈也能自行重新尋找高價值目標發動攻擊。由于智能化程度較高,這款導彈甚至可以設定目標命中部位。比如攻擊大型艦艇的艦橋以殺傷對方的指揮人員,或者命中防空武器站以癱瘓對方防御能力。

盡管這款武器聽起來并不是概念很新的殺手锏武器,卻是一款各方面性能都做到極致的裝備,可以說是小而美的典范。由于NSM彈體重量足夠輕,因此靈活性非常高,能輕易裝備各種小型艦艇、戰斗機、轟炸機、火箭發射平臺,甚至可以掛在直升機上。海軍陸戰隊希望能夠把這款導彈塞進中型車輛,由MV-22魚鷹直升機搭載,用于快速部署到戰區作為制海武器。

這也是為何這款導彈能夠輕松戰勝其他美國公司研發的武器,并且同時受到四大軍種的青睞。過去,美國陸軍和陸戰隊對于反艦任務并沒有太大的興趣,陸戰隊作為一個進攻性兵種,更專注于針對敵方陸地的攻擊,因為強大的美國海軍航母編隊足以在海面橫掃任何挑戰者,根本輪不到陸戰隊或者陸軍對海攻擊。

近年來,中程導彈技術突飛猛進,對美國海軍構成了直接威脅。如果美軍航母編隊確實被導彈摧毀,或者為了躲避攻擊避免在導彈射程內集結,而美軍仍需要在這個區域內作戰,在這種情況下更為分散的火力打擊方案就成為了唯一選擇,于是NSM和瀕海戰斗艦成為美國在海上一個重要的機動制海平臺。

由于瀕海戰斗艦具備隱形性能且目標較小,航速可以高達50節以上,因此用中程導彈鎖定或者攻擊難度都比較大。作為海上戰斗平臺,它仍舊可以在海上機動作戰。而陸戰隊和陸軍也必須承擔部分制海任務,即便沒有足夠的海上力量支援,也能驅逐對方海上的作戰力量。

顯然,NSM導彈雖然威力不小,在戰術上卻應該被視為一種防御性武器,因為陸上作戰單位的進攻是對敵方的陸地縱深目標發動攻擊,而不是攻擊對方海上的艦艇。有趣的是,美國海軍陸戰隊還計劃把發射車直接固定在兩棲攻擊艦上使用,實際上這仍是一種防御性思維。因為兩棲攻擊艦應該攻擊的目標是敵方的海岸線,而不是驅逐艦。美國海軍少將喬伊·廷奇(Joey Tynch)在聲明中稱:“ 試射NSM將發揮重要作用,給了潛在的對手保持清醒的理由。”這段聲明中的“潛在對手”所指何人可以說呼之欲出,然而不可否認的是,搭載NSM導彈的LCS其實并不是進攻方案,而是一個分散火力戰術的防御性方案。

網友評論

用戶名:
你的評論: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37期 總第615期
出版時間:2019年12月05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權所有
粵ICP備10217043號
地址: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中289號南方報業傳媒集團南方人物周刊雜志社
聯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體部
排列三最近1000期开奖结果